当前位置:当家者说 > 跨国头雁 > 详细介绍

麦克尼利访谈:艰难时刻如何锻造领导力

2013-03-01 08:00:00 发表|来源:|作者:|访问:2134

 《财富》杂志全球五百强企业领导人中,麦克尼利曾经排名第二。不过这指的是他的高尔夫球水平,第一名是杰克·韦尔奇。两个人进行了一场一对一的比赛,韦尔奇赢了。现在韦尔奇已经出版了自己的第二部书,关于企业领袖的领导力,又一次让工商界屏住了呼吸。

  麦克尼利的言语曾经具有这种摄人心魄的魅力,整个硅谷都在竖着耳朵聆听,这个技术狂人究竟又挑到微软的什么问题?但是这一次,麦克尼利对于微软的指责已经降到了历史最低限度。2003年圣诞节前后,Sun的员工在公司的洗手间里发现了一个长相酷似比尔·盖茨的男人。四个月以后,他们知道他就是盖茨——麦克尼利的前天敌。这一对IT界的宿敌达成了一项长达十年的合作计划。在这次有点类似拉宾和阿拉法特握手的妥协达成之前的一个月,Sun的股票刚刚被标准普尔定为垃圾股。

  “不要指责你的团队,当你的公司在一年前保持着60%的增长时,依然还是这个团队。”

  “裁员是下下策,如果迫不得已,必须尽可能的减少裁员的数目。”

  “小心照看你的现金。”

  “像一个疯子一样与人沟通,不要整天坐着,要出去见人。”

  这些就是麦克尼利关于艰难时刻领导力的全部答案。他来到中国“见人”,被小心翼翼的公关经理们陪同着。他们担心,不久以后公司就要公布2005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数据,这个著名的大嘴该不会有什么过头的表示,他们担心,关于微软和Sun的合作,人们难以正确理解。

  也许因为时差,麦克尼利显得安静、温和。他穿的是西服,而不是牛仔裤或者底特律红翼队的T恤。这个业余冰球手已经年满50,并且领导Sun长达23年,这种不间断担任领导者的记录只有甲骨文公司的拉里·埃里森能够相比。

  这不是1990年,那时Sun研发的Solaris软件大获全胜,人们把这一切归功于麦克尼利与众不同的思维和果敢。后来,Sun被看作是一艘向着冰山笔直驶去的船,麦克尼利是船长。

  “也许该是赶我走的时候了。但是,我有20年的从业经验,我今年49岁,但是我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思维敏捷,在全球有着良好的客户关系。”2004年的麦克尼利说。

  他并不认为,艰难时刻的领导力有多么不同。“你被人们密切关注,所以一整天,每一天你都要是一个伟大的领导者。”

  他的愿望是拥有一个科技园,里面有一座中等规模的中心建筑,旁边是停车位和市镇,电缆和宽带把它们和数据中心连接起来。在中心建筑里面要有大礼堂和高级餐厅以及足够多的会议室。在这里,生活自在的研发团队足够孕育麦克尼利的全部梦想。

  访谈

  《经济观察报》(以下简称《经》):一些人认为现在硅谷的气氛很枯燥,你的感觉呢?

  麦克尼利(以下简称麦):我家里有四个儿子,三岁、五岁、七岁、九岁,生活一点也不单调,每天都会制造新的麻烦(笑)。硅谷现在很有趣,很多事情正在发生。我们花大量的时间,使用iPod听音乐,用Google查阅资料,了解惠普的新CEO,卡莉已经走了,eBay还在改变商业模式。

  《经》:对于你和硅谷来说,从1981年到现在,哪一段时间是黄金时代?

  麦:我从不向后看。太忙了。我们以非常快的节奏前行,前方的道路上有太多事情在发生,令你无暇后顾。人们常问我:你不怀念以前的成长时期吗?我热爱我经历的每一个阶段,但如果你总是担心公司衰退了该怎么办,你的公司可能就真的衰退了。

  《经》:过去几年,什么事情让你感到有挫折感?

  麦:过去几年,我对我的团队很满意。当然,在互联网泡沫时代是有一些挫折。我们增长得太快。人们对一些事情考虑不周。他们听不到正确的意见,因为当时市场太热了,也许他们不愿意听,因为他们觉得一切都不错。

  在公司发展最快的时候是我最有挫折感的时候,因为很难提醒人们注意存在的问题。

  《经》:互联网泡沫是否改变了你的领导风格?

  麦:我不这样认为,与互联网泡沫比起来,年龄对我的领导风格改变更大。因为你老了,不可能永远年轻机敏。我并不老是想着泡沫年代,我也知道当时自己有些自以为是,固执己见,经历超高速增长的人都会这样。但是我觉得人们一提起它,就会有很重的心理负担,总觉得需要总结出诸如要保持理性之类的教训。但是没有人能够预测泡沫,没有人能够预测它的破灭,没有人能够预测未来!

  《经》:对于未来,你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麦: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计算机产业的每一家公司都使用自己独有的数据中心,彼此之间各不相同。我们的挑战就是,怎样才能最快将它们移植到更标准化的模式上来。与其每一处都重复建设架构完全相同的数据中心,何不采用更灵活的共享模式,让高性能的计算中心像提供水电一样提供计算服务。

  我最沮丧的是微软和IBM的垄断力量,微软占据了桌面的Windows和我们主张的瘦客户机理念相悖,而IBM则扼住了数据中心的发展,它总是提出为客户建立特别的、异于他人的系统。这两个垄断模式给计算机产业带来了负面效应,我沮丧的是难以撼动他们。

  《经》:现在公司当中什么事务让你最关注?

  麦: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最关心的是如何向外界传递公司最准确的信息,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所以从昨天飞机降落开始,我被拍照差不多40万次。

  《经》:你领导你的公司已经有23年了,对于一个领导者来说,是不是太长了?

  麦:我很幸运,你不是我们公司董事会的。

  《经》:我很好奇,什么事件影响了你们这一代人的想法和观念?

  麦:我的父母出生在大萧条时期,那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但我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生活中没有什么负面的东西影响或者驱动我。真正驱动我的,是网络计算的共享理念。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假,但是Sun公司的确是坚持共享理念、开放源码、开放接口和社区开发。

  你大可以说我在这个位置上呆得太久,但我们是个幸存者,如果可以自夸几句,我们银行里还有5亿美元现金,Java拥有和VS.NET并列的世界最大软件开发员群体,Solaris 10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操作系统之一,我们也是皓龙服务器的头号供货商。我很高兴我们拥有的成就,当然我也犯过错,次数也比我认识的大多数CEO多,但我们却不通过垄断手段赢得市场份额。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事能让我更感到满意,我现在感觉的确很好。这家公司培训了我23年,现在我50岁了,有了更多智慧,看了更多变迁。也许是我老了,该接受新事物了,谁叫我不是出生在这个手机时代呢。

  《经》:9·11事件之后,世界的气氛似乎发生了改变,这对你产生了什么影响?

  麦:我其实没有发生什么改变。Sun持有的与人共享技术进步的观念经历了80年代、90年代,在未来也会是这样。我知道的就是保持乐观,每天都努力工作。人类的本质没有变化,他们创造,他们犯错,他们冷静,他们易激动。除了一些新的事件,新的挑战,世界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技术解决问题,也创造了新的问题。总的来说,世界变得更好了。人们可以在家里购物,在家里使用金融和医疗系统。我的儿子经常上网,用Google这样的网上图书馆。也许世界上正在发生的技术进步会改变我,但是我们所持有的崇高使命没有改变。

  《经》:你身上最突出的特质是什么?

  麦:当你只是感到十分安全的时候,你什么事情也做不成。几乎没有什么CEO能够连续两年心安理得的在海滩上晒太阳。为了消除这些不安全感,我们必须向一些人、用一些事来证明。对于我来说,我需要证明给我自己看。不安全感如果经过适当转换,会是一件好事情。

  《经》:不安全感是现在硅谷里弥漫的气氛吗?

  麦:我不知道,不安全感是我自己做事的动力。我认同它,我想有些人也是这样,比如史蒂夫·乔布斯、拉里·埃里森、比尔·盖茨,但这只是我的想法,你得问问他们。

  《经》:媒体关于你的报道很多,有什么是他们没有提到的呢?

  麦:我为一家很酷的公司工作,有很酷的产品,还会做很酷的事情,这些他们都遗漏了。

  《经》:媒体形容你是硅谷最著名的大嘴巴,你的感觉如何?

  麦:你自己做出判断吧。问题在于,使用Google的记者太多了。你们从不使用Google吗?站在舞台上,我能够让气氛轻松愉快,这没有什么不好。记者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觉得我非理性,出言不谨慎,做事不够深思熟虑,叫我大嘴。但是如果他写报道时说我讲话理性、谨慎、深思熟虑,那么谁会买他的杂志呢?

  《经》:你觉得自己对这个行业最大的贡献是什么?

  麦:这不是我的贡献,而是我们的贡献。我们的贡献是让共享和沟通的技术成为一种标准化运行的过程。IBM不共享、Apple不共享、Microsoft不共享、Intel不共享。而我们是全球范围内沟通手段进步的推动力。

  《经》:你觉得这个世界了解你吗?

  麦:我没为此担过心。我要操心的是战略和技术。我对于外界理解我的需要是零。

读者评论

0

发表评论

    昵称:
    内容:
    验证码: 验证码
    请先登录,再评论。

在线咨询

 
远见卓识

远见卓识
翘楚论语
孙兵之略
高谈阔论
一得之见
实战群英

实战群英
本土实战
海外实战
行家出手
行业文化

金融行业
行业文化
电力行业
物流行业
烟草行业
建筑工程
房地产业
制药行业
矿业
机关文化

检察文化
法院文化
医院文化
税务文化
工商文化
海事文化
检验检疫文化
文化洞察

文化洞察
案例点评

案例点评
推荐文化
变革管理

变革管理
文化变革
当家者说

民营领袖
国有将帅
跨国头雁
域外舵手
跨文化园

跨文化园
跨文化视野
跨文化方法
品牌之路

品牌之路
品牌观点
品牌实战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蓝靛厂东路2号B区15-5 
电话:400-008-7158
010-88892069 010-88892089 
010-88893006 010-88893008 
邮编:100097 
电邮:cmcc@7158.com.cn

管理咨询:
http://www.topduty.com
企业文化咨询:
http://www.cm7158.com